老撾: 七位信徒因拒絕背棄基督信仰被逐出村落

後來,摩西和亞倫去對法老說:「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這樣說:『放我的百姓走,好讓他們在曠野向我守節。』」(出埃及記 5 章 1 節)

在老撾南部,七名基督徒拒絕背棄信仰,現於樹林中起居。 今年十月十日,在沙拉灣省(Salavan)南部大奧西區(Ta-Oesy)帕斯康村(Pasing-Kang),地方當局把來自兩個家庭的村民逐離村落,又禁止親友對他們的掙扎求存施以援手。 就是家人也表示不敢幫助,恐怕因而亦被逐出村莊。

據省內老撾建國陣線(LFNC)的一名官員稱組織仍在等待案件資料。 他又指出:「事件一直很低調。 宗教領袖剛曾到訪,並與宗教事務局(Office of Religious Affairs)商議。 」老撾福音派教會(Lao Evangelical Church)正密切監察有關情況,並嘗試對這不公事件尋求解決方案。

與此同時,四名基督徒被指有意舉辦一個基督教喪禮,違反了地方習俗傳統,因而被囚禁多月,飽受煎熬。 他們四人是於七月上旬出席一位信徒的追思聚會,從村莊回到甘蒙省(Khammouane) 的時候被拘捕的。

去年,政府通過了老撾福音派教會憲法。 法律賦予基督徒在全國進行宗教聚會,傳道活動,以及信徒相互接觸的權利。 上月,老撾福音派教會、內政部就連同老撾建國陣線在博利坎賽省(Bolikhamxay)、博膠省(Bokeo)和沙灣拿吉省(Savannakhet)一起舉行研討會,向鄉郊地方部門公告上述新法例的通過;並已安排在其他地區舉辦類似會議。

雖然老撾近年因信奉耶穌而被捕的人數減少,但在一些偏僻區域,信徒被欺淩的事件仍有發生。 大部分老撾人視基督教為西方宗教,很多人更認為基督徒拒絕參與村落祭祀儀式會觸怒神靈。 縱使家庭教會與教堂存在;卻大都由沒有受過訓練的牧師照管。大多數城鄉都不容許蓋建教堂;若村領導人發現家庭教會人多起來,他們就加以遏制。 在老撾,基督徒往往不獲聘用(尤其是政府職位),他們還會被剝奪享用醫療、教育和其他社會服務的權利。老撾亦沒有公開的聖經學校存在。

家庭祈禱

天父:

我們感謝祢,當祢的子民被棄於荒野,祢總會搭救和安慰。我們為這七位老撾信徒祈禱,他們因著信仰,被迫流落樹林,要仰望祢存活。我們祈求,儘管人未能幫助他們,祢會供應他們所需,並堅固他們。我們為著這些信心強人,甘心為祢的名受苦而感恩,祈求他們的榜樣能激勵其他人。我們也為這七位基督徒的親友祈禱,他們正活在恐懼擔憂當中;求祢賜他們力量面對患難逼迫。

我們亦為那四位因有意舉辦基督教喪禮而入獄,以及無數在老撾因信仰被迫害的信徒祈禱。我們為老撾福音派教會(Lao Evangelical Church)正竭力營救這些基督徒祈禱,盼望他們能成功宣揚祢的話語。我們為所有的牧師及信徒祈禱,儘管面對審訊,他們在主裡仍能站立得穩,持續宣告祢的名。我們祈求老撾福音派教會能成功遏止政府當局敵視基督徒的行為,允許真誠的宗教自由得以落實。

新冠肺炎疫情導致老撾經濟出現困難。我們祈求基督徒仍能有工作,並得享所需的醫療、教育和其他社會服務。 我們知道即或我們會有流落荒野的日子,祢始終會領我們到榮耀中。 我們感謝神子耶穌及聖靈守護著這七位基督徒,還有在老撾、亞洲以至全球忍受信仰逼迫的信徒。讓我們為他們祈禱,也為在老撾的教會祈禱,願祢的公義彰顯。

奉耶穌之名祈求,阿們!

印度:對基督教團體新一輪打擊 – 吊銷接受捐助的許可證

「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 所以,地雖改變,山雖搖動到海心,其中的水雖澎湃翻騰,山雖因海漲而戰抖,我們也不害怕。」
(詩篇46:1-3)

印度內政部頒布吊銷對六個非政府組織的《外國投資管制法》(FCRA)許可證。

接收來自國外的捐款需要有FCRA許可證。當某非政府組織被受調查期間,該組織不得接收任何國外捐款,銀行帳戶也會被凍結。 那就是說,FCRA許可證的吊銷實際上是無限期切斷非政府組織的任何海外經濟來源。

這措施致使四個基督教慈善團體受到影響:賈坎德邦的Ecreosoculis North Western Gossner Evangelical,孟買的New Life Fellowship Association,賈坎德邦的 Northern 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還有曼尼普爾邦的 Evangelical Churches Association。 政府未有具體交待吊銷許可證的原因,估計是與針對這些團體試圖勸導當地人改信基督的舉報有關。

基督教慈善團體被禁止接受國外捐款已不是第一次。在 2017年,總部設於美國的「國際希望會」( Compassion International ) 不得不停止在印度的各項活動,這機構一直是印度眾多非政府組織的資金最大捐助者,而其捐獻被視為助長了當地人民改變宗教信仰。 自此,國内對基督徒和穆斯林信眾的攻擊日見頻繁。印度在《敞開的門》全球守望名單中現時排行第十,而這國家排行榜是評估基督徒遭受信仰逼迫嚴重性的指標。

2020年首六個月,印度錄得135宗針對基督徒的襲擊事件。 案件包括暴力襲擊,滋擾和恐嚇,以及直接導致基督徒被捕和監禁的不實指控。

最令人不安的是印度福音派團契 – 宗教自由委員會(Religious Liberty Commission)於2020年7月發佈的一份報告,指出印度於同年上半年已有三名基督徒因信仰而死。

印度總理納倫德拉 · 莫迪(Narendra Modi)領導的政府被批評利用吊銷FCRA許可證的手法,來禁止基督教慈善團體為印度經濟發展導致的社會問題發聲。

自總理莫迪2014年上任以來,一共撤銷了15,000個外國非政府組織許可證。 僅在2016年11月, 內政部以「敵對國家」為理由,拒批25個慈善團體續證,當中包括一些從事人權工作的機構。 於2020年9月初 ,莫迪政府對FCRA進行了修法,進一步收緊限制,務求完全遏止藉國外捐款而助長針對政府的批評。

家庭聚會的禱告

親愛的主,天上的父:

我們此刻為了在印度遭受信仰迫害的信徒祈禱:為那些在肉身上和言語上遭受攻擊的禱告,為那些被屈枉、誣告和監禁的禱告,也為那些被逼逃離家園的禱告。

我們亦要為那些在印度的慈善團體事奉人員祈禱,祈求他們能平安地開展工作,造福人群,為社會裡極度貧窮和最弱勢的社群服務。求主使那些受壓太重,没法言宣的一群,能有勇氣表達自身所經歷的不公平。

主啊!我們為那些在印度迫害基督徒的人祈禱,求主祢軟化他們的心,打開他們的眼睛,以致他們能領受祢救贖的大愛。

奉我們主基督的聖名禱告。阿們!

老撾:即使教會活動獲認可,信仰逼迫仍持續

「你們若為基督的名受辱罵是有福的,因為榮耀的靈,就是神的靈,在你們身上。……若有人因是基督徒而受苦,不要引以為恥,倒要因這名而歸榮耀給上帝。」
(彼得前書 4:14,16)

老撾政府已通過老撾福音教會 (Lao Evangelical Church) 的憲章,代表教會擁有在國內傳福音的自由。

內政部部長簽署該文件,內容包括一份聲明,說明教會工作者擁有旅遊、敬拜聚集和向未信者傳福音的權利。根據 Stand Asia 的消息來源,因為文件聲明傳福音乃教會工作的一部分,當局理應不該禁止基督教聚會或拘捕傳福音的信徒。這份文件很可能為信徒帶來自由,並改變很多基督徒的生命。

老撾福音教會主席已開始與省級官員和各省基督教領袖見面,解釋該憲章及其重要性。 但老撾官方仍逼害基督徒,並以牽強的指控拘捕信徒。根據報道,官員扭曲一連串事件,試圖製造大眾對基督徒的不良印象。警方亦似乎作出威脅,要把所有基督徒拘捕。

於八月初,警方在豐沙里省新區 (May區) 拘捕了Ter爺爺 (Grandfather Ter),並禁止他傳福音。Ter爺爺是第一位因基督信仰被捕的阿卡人,他在接受了戒毒和復康治療後回到自己的村落,是三名主內弟兄中最年長和第一個成爲基督徒的。這是阿卡人中首位被捕的信徒,事件因而亦向該地區的基督徒響起了警號。

其他類似的情況亦曾經發生。警方在八月十七日到街市拘捕了正在購買午餐的阿昌邦科(Achan Bounkeo)。警方亦在七月三日在老撾中部拘捕了四名基督教領袖,原因是他們在一個以敬拜精靈爲主的村落裡舉行基督教葬禮。當地官員帶他們到區域監獄,然後轉移到省城監獄。當地的信徒不得探訪他們,只能向他們送遞食物。一個被拘留的牧師在三月十五日被判處六個月監禁,很大機會將在九月中刑滿。

老撾就抑制新冠病毒的傳播,實施了嚴格的邊境管制。很多從外地來的同工因著旅遊限制而不能回到老撾。

基督徒只佔老撾人口約百分之三,屬國內少數群體。基督教尤其被認作受西方影響,亦被視為危險宗教。轉信基督教的人往往被視為背叛家庭和老撾文化。即使面對種種的挫折和不斷的逼害,老撾教會人數每年估計持續增長百分之六。

禱告事項

  • 為老撾福音教會主席禱告。他現正與各地方官員和基督教領袖見面,解釋已獲政府簽批的教會憲章及其重要性。祈求這些會面能為整個國家帶來深遠影響。
  • 為被捕的基督徒及他們的家人禱告,包括Ter爺爺 、阿昌邦科、四個在老撾中部被捕的基督教領袖和被判處六個月監禁的牧師。求神賜他們力量與智慧,以面對及回應他們的處境。
  • 為在豐沙里省新區的阿卡基督徒禱告。求神在這考驗時期堅固信徒,並讓當權在位者能從這些基督徒的堅定信仰見證中認識基督。
  • 為著因新冠病毒所實施的旅遊限制而不能回到老撾的外地基督徒同工禱告。

老撾:牧師和其他人因與信仰有關的指控而被捕

「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飢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如經上所記:「我們為你的緣故終日被殺,人看我們如將宰的羊。」然而,靠着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裏的。」
(羅馬書 8:35–39 )

在老撾,基督徒在共產政權下的生活非常艱難。老撾人口超過 700 萬。據《敞開的門》估計,該國的22.7萬名基督徒面臨著頻繁迫害,包括被迫改變信仰和監禁。據老撾信徒表示,他們面對的威脅以社區壓力的形式出現,當中包括來自家庭成員的壓力,以及來自國家和其他官方機構所訂立的,帶有歧視性的制度。

3月15日,Sithon Thipavong牧師被控在其村住宅中舉行敬拜活動而被捕,隨後更因此被判入獄。據說他在去年帶領了超過400人歸主。 5月24日,首都萬象附近的一座教堂發生了一樁家庭糾紛。 當時一位父親進入教堂咒罵和威脅兩名正在參加崇拜的兒子,陳、黃兩兄弟。又要求兄弟倆放棄信仰,並將他們逐出家門。他們因此而到了牧師家中。然而,由於正值水稻種植季節,男孩們現在已經回到了父親家中。

最近,當局同樣以信仰為由逮捕了四人,包括老撾中部Bolikhamsai省的一名牧師。這已經不是首次有牧師因此而被捕。當時,牧師正在主持一基督教葬禮儀式,其後官方人員到達並試圖迫使會眾簽署宣告放棄基督教信仰的文件。眾人拒絕後,牧師和其他三名領䄂均被帶到地方監獄拘留至今。

家庭小組禱告:

主耶穌,我們為祢在老撾的忠實僕人獻上感恩。感恩他們無論在高山低谷均持守對祢的承諾。

我們為在老撾接受祢為救主的信徒祈禱。 願他們知道祢與他們在幽谷中同行,而祢一直走在他們前面,永不會離開或拋棄他們。

主,我們特別為您在老撾的教會領袖祈禱。求祢今日與他們同在,藉著聖靈提醒他們,他們的生命會榮耀神,他們的勞苦不會白費。特別為被捕的Sithon牧師以及在老撾各地被捕的教會領袖禱告,願他們今天知道真正的安慰和平安只能來自於祢。我們想到他們的家人焦急地等待著他們回家,求主為他們的境況帶來公義。我們把警察,政客和所有在司法系統中工作的人員交給祢,祈求兄弟姐妹的信心能光照並改變未信的心靈。

主啊,我們感謝您,因為祢知道每一個在老撾為祢名受逼迫的人的名字。主祢認識他們並且愛他們。我們祈禱這個真理今天會寫在他們的心中,在痛苦中為他們帶來喜樂。

奉耶穌基督之名祈求

阿們

馬來西亞:恢復調查基督徒夫婦失踪案

「耶 和 華 是 我 的 巖 石 , 我 的 山 寨 , 我 的 救 主 ,我 的 神 ,
我 的 磐 石 , 我 所 投 靠 的 。 他 是 我 的 盾 牌 , 是 拯 救 我 的
角 ,是 我 的 高 臺 , 是 我 的 避 難 所 。 我 的 救 主 啊 ,
你 是 救 我 脫 離 強 暴 的。」
( 撒母耳記下22章2至3節 )

馬來西亞人權委員會(Suhakam)一個非政府組織,將繼續調查約書亞 · 希爾米牧師(Pastor Joshua Hilmy)和他的妻子路得 · 斯德普(Ruth Sitepu)於二零一六年失踪事件是否應歸類為「強迫失踪」,也就是說,國家特務是否有參與這次綁架行動。

路得(Ruth)家人 說,馬來西亞人權委員會(Suhakam)對調查的承諾令他們感到鼓舞,「這次公開調查是尋找我們的妹妹路得(Ruth)和妹夫約書亞(Joshua)的希望。」

失踪者約書亞(Joshua)是來自霹靂州太平市(Taiping, Perak)的馬來人,從伊斯蘭教改信基督教,而他的妻子路得(Ruth)是印尼的巴塔克(Batak)基督徒,他們最後出現於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隨後便不知所蹤,據報於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被定案為失踪。由於他們的家人擔心政府一直在拖延揭露真相,所以馬來西亞人權委員會恢復調查這宗失蹤案。

馬來西亞人權委員會(Suhakam)專員杰拉爾德·約瑟(Jerald Joseph)表示,在三月新冠肺炎而實施的限制措施得以放寬後,他們將與利益相關者和律師確定恢復調查日期。他補充說,他們已經計劃了十五天的調查時間,但這只是初步估計,實際要視乎調查進展而定。

在實施抗疫限制措施而導致調查延期進行之前,調查會從一名目擊者裡得知,這對夫婦打算逃亡出國,因約書亞(Joshua)被指控向穆斯林信徒講道和為皈依基督教信徒施浸而收到恐嚇電話和電郵。調查會還得知約書亞(Joshua)自從二零一一年開始,慣常在浴室使用花灑頭為基督徒洗禮,還有一次在池塘中進行洗禮。

除非獲得伊斯蘭教法法院的同意,否則馬來西亞的穆斯林公民不得信奉其他宗教。伊斯蘭教是該國的官方認可宗教。

馬來西亞人權委員會(Suhakam)早前委託類似的調查團隊,以探討許景城牧師(Pastor Raymond Koh)和社會主義分子安里仄末(Amri Che Mat)分別失踪的案件。調查報告於二零一九年四月公報,兩名男子是強迫失踪的受害者。他們都是被馬來西亞皇家警察情報部門的特別部門綁架。

馬來西亞人權委員會(Suhakam)指出,約書亞(Joshua)和路得(Ruth)很可能都是基於同樣原因而失踪,警方已否認了這指控。

馬來西亞的三千一百五十萬人口中,超過百分之九為基督徒。

家庭小組禱告

親愛的天父,

主啊,這是艱難的時期,即使對於我們這些不受逼迫有自由崇拜祢的人也不例外。對於居住在馬來西亞的主內弟兄姊妹,他們承受更多的苦難、偏見、仇恨、暴力,甚至被綁架,以致被不認識祢的人殺死。

主啊,我們期望祢給居於馬來西亞的信徒額外聖靈賜的平安、力量、毅力、恩典和愛,去戰勝這些屬靈、情感和肉體上的爭戰及衝擊。主啊,賜予他們超自然的能力,能夠抵禦他們的攻擊者,主啊,令他們知道祢在他們身旁,而祢是他們永恆的避難所、堡壘和救世主。

主啊,我們還請祢觸動迫害者的心,使鱗片從他們的眼中掉落,使他們能夠透過受害者看到祢,並對自己的罪孽懺悔,以致他們會大聲哭泣,俯伏乞求寬恕,並敬拜祢是唯一的真神。主啊,只得祢才可以團結和修補這片分裂的土地。

我們奉耶穌的名祈求,阿們。

巴基斯坦: 教會在針對基督徒的土地糾紛中受破壞

「你們多峰多嶺的山哪,為何以妒忌的眼光看神所願居住的山?耶和華必住這山,直到永遠!」
(詩篇 68:16)

五月初,一個巴基斯坦武裝人員組織破壞了旁遮普省(Punjab)的一座教會。警方說,該組織褻瀆了一個十字架,並拆除了一座教會的大門和分隔牆(該教會位於距離省會拉合爾 (Lahore) 約40公里的卡拉沙喀庫鎮  (Kala Shah Kaku) )。據稱,起因是一則土地糾紛,而該組織聲稱教會土地屬於他們,要求基督徒撤離。事件發生後,教會領袖已向警方投訴。

上述事件的發生時間,正值獨立組織「巴基斯坦人權委員會」(Human Rights Commission of Pakistan)在其2019年年度報告中,指出該國的褻瀆法令基督徒持續被迫改教及遭受迫害。該報告特別指出了於信德省(Sindh)和旁遮普省(Punjab)發生的被迫改教事件。在旁遮普省,一名14歲的女孩被迫改教及嫁人。在信德省,有兩個家庭均表示,他們信奉印度教的女兒被綁架去嫁人及被強迫轉變宗教信仰。據非政府人權組織「國際基督教關注」(International Christian Concern),2019年至少有50名基督徒婦女和女童面對此問題。

雖然新冠病毒大流行正在肆虐,但巴基斯坦基督徒遭受的歧視並未減少。當局明顯曾以糧食特別為穆斯林預備為由,而中斷對基督徒的糧食供應。

身處巴基斯坦的基督徒經常面對宗教仇恨及歧視。該國的褻瀆法別具爭議,因其經常被用以迫害基督徒及其他宗教少數群體,對他們的敬拜場所及居住地區帶來影響。在巴基斯坦,褻瀆伊斯蘭教先知是死罪。過往曾有人被砌上褻瀆神明的虛假指控,而被判入獄甚至被殺害。根據服侍受迫害信徒的事工「敝開的門 」(Open Doors)所述,巴基斯坦基督徒會因為怕所說的話被解讀成褻瀆,而不敢隨心所欲地表達自己的信仰。

基督徒約佔巴基斯坦人口約百分之二。其中三個城市:卡拉(Karachi) 、拉合爾(Lahore)和費薩拉巴德(Faisalabad)的基督徒人口眾多。但基督徒社區仍然為社會最貧窮的地方,他們多從事卑微的工種,被視為二等公民。

根據「敝開的門」所發表的年度報告,現時巴基斯坦在「全球守望名單」(World Watch List)中排名第五,被視為是基督徒遭受極端迫害的國家之一。

家庭小組祈禱:

親愛的天父:

我們向祢禱告,求祢賜福給巴基斯坦人民,特別是在巴基斯坦遭受迫害的基督徒。我們為卡拉沙喀庫鎮(Kala Shah Kaku)的​​教會及其牧師和會眾禱告,願他們在面對暴力時仍能剛強,並能堅守所信。

我們為那些因褻瀆法而被監禁或遭受不公平對待的人禱告。求祢光照施暴襲擊者,讓他們醒覺自己所作所為並非答案,亦並非正確。我們懇求聖靈降臨到每個社區,以至巴基斯坦全國,使宗教迫害不再,上下人民亦得以潔淨。

尤其在現今新冠病毒時期,祈求人們能和諧共處而非四分五裂。我們需要祢的和平和力量去渡過這個艱難時期。懇求聖靈幫助巴基斯坦政府和人民,願神把這國家轉化成為一個不再有極端迫害的國度。祈願眾人能同心協力,應對冠狀病毒及影響該國的所有其他疾病。

求祢看顧在巴基斯坦的羊群,並將他們安全帶到和平融洽之地。願聖靈安慰他們,使他們免受迫害及平安過度冠狀病毒危機。我們所行的一切事,都需要祢的幫助和指引。

奉耶穌的名祈求,阿們。

老撾:牧師因主持教會聚會被捕

「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所以,地雖改變,山雖搖動到海心,其中的水雖匉訇翻騰,山雖因海漲而戰抖,我們也不害怕。」
(詩篇 46 : 1 – 3)

老撾當局以未經官方許可主持教會聚會為由,拘捕了一名牧師。 逮捕發生在3月15日,就在政府為遏止冠狀病毒疫症蔓延,發佈針對宗教集會指引的前幾天。

警方在沙灣拿吉省(Savannakhet province)春納武里區(Chonnaburi district)的卡勒姆· 旺凱村(Kaleum Vangkae village)拘捕西通·蒂法旺牧師(Pastor Sithon Thiphavong)。 西通牧師目前未有為任何罪行被正式起訴,省員警局和負責國家宗教事務的老撾建設前線均未有確認逮捕。

西通牧師家人只准每天給他送餐到警局,卻不讓探訪。 家人得悉他的案件要待冠狀病毒封鎖令解除后才會處理。

老撾教會領袖指出,大多數信徒都沒有技術資源可以透過網路直播聚會。

於3月29日,總理通隆西索里特(Thongloun Sisoulith)頒令國民從4月1日至19日居家隔離,以遏制致命病毒的傳播。政府及後延長封鎖期至5月3日,並關閉與鄰國接壤的邊境。只有北部鄰國中國曾派遣醫療專家,帶同裝備和藥品入境,東部鄰國越南也來提供抗疫援助。

3月24日老撾宣佈了首批冠狀病毒確診個案 。截至5月10日,官方宣稱確診病例連續27天維持在19宗。

根據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2019年年報記錄,老撾憲法「表面上保護國民固有的宗教自由權利」,但實際上基督徒作為宗教少眾往往是矛頭所指和被捕目標。在老撾,佛教徒佔人口的67%,而基督徒只佔1.5%。

就在最近,2月25日,琅南塔省長區三個基督教家庭(共14人)就因拒絕背棄基督教信仰而被逐出村莊,房屋也被拆毀。 據《敞開之門》(Open Doors)報告,老撾針對基督徒的暴力案件日益頻繁;故此,該國的整體逼迫評分在2019年結束時又攀高了1分。

請代禱

親愛的天父:

當前世界到處充滿了困厄和苦難,讓我們分別時間記念祢在老撾的兒女,他們正為著信主多受患難。為他們仰望祢,求祢賜予加倍的力量、盼望和平安,因為只有祢能保守他們。求祢叫那些迫害他們的人知罪,並透過祢忠心僕人的行徑和態度得以認識祢。主啊,我們俯伏跪下,這冠狀病毒讓我們看到靠己之能是多麼軟弱和徒勞,沒有主我們更是全無力量。我們在祢跟前跪下,為這分裂的國家得以團結懇切交託。

奉祢兒子耶穌之名祈求,阿們!

尼泊爾: 牧師被以不實指控拘捕

「你們要事奉耶和華─你們的神,他必賜福與你的糧與你的水,也必從你們中間除去疾病。」
           (出埃及記23:25)

尼泊爾警方拘捕了牧師阿查里亞 (Keshab  Raj  Acharya) ,控告他發佈有關新型冠狀病毒的虛假資訊及誤導公眾。 阿查里亞牧師於3月23日在甘達基邦 (Gandaki Pradesh) 首府博克拉 (Pokhara) 被捕。

阿查里亞牧師被指在社交媒體發放一段視頻,視頻中他於信眾面前祈禱,並奉耶穌的名斥責該病毒。 警方引用《喜馬拉雅時報》報導他的一些講話 「新型冠狀病毒無法傷害耶穌基督的信徒」,「甚至不能觸踫跟從耶穌的人」,把事情解讀为向公眾發佈有關新型冠狀病毒的虛假資訊,將他拘捕。

阿查里亞牧師的妻子朱努 · 阿查里亞 (Junu Acharya) 描述有一天晚上她丈夫接到一名陌生男子的來電,請求為他生病的妻子祈禱。 阿查里亞牧師遂邀請了該男子夫婦到家祈禱。 就在為她祈禱的那刻,四名警員跳出,包圍阿查里亞牧師,把他逮捕,帶去警署。 朱努補充說:「我立即請來教會中兩位會開車的弟兄,讓他們開車跟隨警車。 我擔心他會被警員毆打或被帶到別的地方,我想確保警員是將他帶到警署。」

尼泊爾的基督教領袖對阿查里亞牧師被捕一事提出強烈反對。 尼泊爾基督教協會(Nepal Christian Society) 執行秘書穆昆達.夏爾馬(Mukunda Sharma) 牧師敦促地方警察局局長公平處理,不得以刑事指控了事。他又提到: 「警方不能以牧師行使信仰來起訴,這是對人權的嚴重侵犯。 他更保證阿查里亞牧師只是拘留協助調查。」尼泊爾全國基督徒聯合會( Federation of National Christians ) 主席加哈特拉伊(C.B. Gahatraj) 申明祈禱的做法,並不抵觸尼泊爾的法律。

這是尼泊爾首次有基督徒因在社交媒體或其他媒體上分享資訊而被捕。基督教領袖指這次逮捕已變成一個備受高度關注的議題,連印度原教旨主義組織,聯同知名政治領袖都對這視頻很感興趣。

家庭聚會的禱告

天父:

在新型冠狀病毒疫症肆虐期間,我們為祢在苦難中的兒女們代禱。

我們為

…那些染病的及其親人祈禱。

…那些因病離世的人和他們悲痛的家人朋友祈禱。

…那些因疫情而失去工作,沒有收入的人能得著體恤祈禱。

…那些鬱悶消沉和孤單獨處的人祈禱。

我們也為阿查里亞牧師一家祈禱,求主讓他能以繼續事奉主,牧養羊群,並為他事奉地區的居民祈禱。求使他們生病得醫治,心靈蒙引導。我們祈禱這樣的事件不意味著尼泊爾要排斥其他宗教,阿查里亞牧師會立即獲釋。為基督徒不會因信主而受到逼迫禱告,求祢安慰和引導他們得以脫離迫害。我們各人只有成為神家裡的人,才能從罪惡得釋放。願主在這艱難的時代與我們同在,免去我們的憂慮。讓我們知道,祢的同在叫我們不再害怕疾病、死亡或監禁。主,祢已經勝過一切了。

奉主耶穌的聖名祈求。阿們。

印尼: 教堂建築受阻

「耶和華是我的亮光,是我的拯救,我還怕誰呢?耶和華是我生命的保障,我還懼誰呢?
那作惡的就是我的仇敵,前來吃我肉的時候就絆跌仆倒。雖有軍隊安營攻擊我,我的心也
不害怕;雖然興起戰爭攻擊我,我仍舊安穩。」
(詩篇 27:1-3)

在過去六個月以來,印尼中爪哇省的地方官員一直在阻撓一座建築中的浸信會教堂竣工。自當地穆斯林居民表明反對在三寶壟省會 (Semarang) Tlogosari地區進行有關建設後,官員隨即拒絕向該教會批出竣工許可證。去年,政府曾要求該教會收集60多個當地居民的簽名,以表明建設獲得當地居民認可。教會最終成功收集了84個簽名,但有關建設仍被叫停。

由於看不到解決方案,該浸信會教會決定採取法律行動解決糾紛。教會代表律師阿里芬(Zainal Arifin) 說:「當局一直在改變拒批該建設的原因,從偽造簽名、建築許可證(IMB) 過期,到最後的受到居民反對,這一切都沒有觸碰到許可證的原則性問題。」教會牧師赫尤迪(Wahyudi) 補充說:「我們會繼續爭取,因為如果不行動的話,事件將會為三寶壟的宗教及崇拜自由立下不良先例。」

去年,印尼日惹特別地區 (Yogyakarta) 一名首長在激進穆斯林團體提出抗議和威脅後,繼而撤銷了一所五旬節教會的許可證。印尼於2006 年發出了一條管制禮拜堂建築的法令。該名官員表示,早前發予該教會的許可證不符合相關法令所訂立的規定。有見及此,教會牧師斯托努斯(Tigor Yunus Sitorus) 表示,他只能要求教會成員到其他教會參加崇拜。直到一月份,政府與教會達成協議,教會會遷至另一村莊。

印尼的宗教寬容度一直以來備受威脅。2018年5月,爪哇坦格朗 (Tangerang) 一法院以宗教誹謗罪,將與一名穆斯林司機分享信仰的牧師摩西 (Abraham Ben Moses)判處四年徒刑。印尼穆斯林普遍被視為較寬容及溫和,但激進伊斯蘭團體一直致力宣揚一個暴力版本的伊斯蘭教。

請代禱

親愛的天父,我們向祢高舉被迫害的印尼教會。求祢賜給印尼弟兄姊妹額外的力量、毅力、平安、希望和信念,相信自己能堅強抵抗壓迫。

主啊,對於那些欲透過阻止興建教堂以阻止祢的話語傳播、並以其他方式迫害基督徒的人,求祢感動他們的心。

求祢叫壓迫者從他們的錯誤行為中悔悟,幫助他們從忠心的基督徒身上得見祢是獨一的真神。唯有祢能將分裂的土地團結,成為祢合一的家庭。

奉耶穌的名祈求,阿們。

馬來西亞: 牧師們仍然下落未明

「禍哉!那些以虛假之細繩牽罪孽的人!他們又像以套繩拉罪惡。」
(以賽亞書 5:18)

馬來西亞牧師許景城(Raymond Koh)於光天化日之下失蹤已經三年了,家人向政府和一些高級官員提出了民事訴訟。許太劉秀玉(Susanna Liew)指他們別無他法,只能訴諸法院尋求對丈夫失蹤案的調查真相。有鑑於2017年2月許牧師被綁架至今已三週年,家人已入稟吉隆坡高等法院起訴兩名前國家警察總長,還有另外11名答辯人。

訴訟提出前四個月, 社運分子安里仄末(Amri Che Mat)的妻子諾哈雅蒂(Norhayati Mohd Ariffin)亦於2019年11月提出了類似的訴訟。 安里是一家非政府組織「玻璃市希望」(Perlis Hope)慈善機構的聯合創辦人之一。安里於2016年11月一個深夜外出見朋友;翌日早上,他的汽車被發現棄置街上,擋風玻璃碎裂, 他就失蹤至今。當時,馬來西亞人權委員會(Suhakam)正當展開對另一位牧師約書亞 · 希爾米(Joshua Hilmy)及其妻子路德(Ruth Sitepu)的失蹤調查。

劉秀玉在一份訴狀中提到,馬來西亞警方及國家的政治部既然能夠在一周內把謀殺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同父異母兄弟金正南的案子偵破,他們應該有能力偵破她丈夫的失踪案。 至今,劉秀玉未有收到任何贖金要求。

她說:「我們的希望正在慢慢幻滅,不過因著對神的信心,我們仍然堅持著。我相信景城還是活著,被拘留在某個地方,大家都盼望他們能盡快獲釋。 家人已經等不下去了。」

許牧師在吉隆坡成立了Harapan Komuniti「希望社區」,一個幫助窮人、單親媽媽和吸毒者的慈善機構。閉路電視拍攝到他在吉隆坡郊區的一條路上被數名武裝人員帶走的片段。在此之前,許牧師曾收過裝有一盒子彈的郵件,警告他停下工作。 儘管如此,他仍然持守他的事工。

2019年4月,馬來西亞人權委員會在一次聽證會公開調查發現,直指國家的政治部是許牧師和安里失踪案的幕後黑手。

同年7月,政府任命了一支特工隊跟進人權委員會的調查結果,可是此後沒有任何進展。儘管劉秀玉會見了前總理瑪哈蒂爾(Tun Dr. Mahathir Mohamad)與及時任總理穆希丁 · 亞辛(Tan Sri Muhyiddin Yassin),許牧師仍是下落不明,至今亦沒有人對此負責。

家庭聚會的禱告

天父:

我們為許景城牧師、約書亞希爾米牧師和太太路德禱告,也為他們的家人禱告。求祢保守他們脫離兇惡;讓他們知道祢把他們安穩在祢手中,看顧他們,保護他們。祈求劉秀玉和家人、眾信徒、以及擔心他們的機構同工能得著安慰。

我們祈求那些掩飾真相的謊話得以結束。謊言粉飾惡行,不能追討惡行本身就是惡事。祈求馬來西亞警方和有關當局最終會採取行動,尋回這些失蹤的英雄,把他們帶回家人和朋友身邊。

我們為那些失去牧師的教會祈禱。 我們為「希望社區」禱告。祈求該事工能以繼續,把神盼望、平安和慈愛的話語帶給所關顧的窮人、單親媽媽和吸毒者。 馬來西亞需要更多來自神祢這樣的盼望、平安和慈愛,而不是暴力和壓迫。我們為馬來西亞的所有牧師及會眾祈禱,求祢賜他們安全,並保護他們。 我們祈求馬來西亞政府能給予所有公民人身保障,包括基督徒在內。天父,這些勇敢的信徒為祢帶給人類的福音忍受苦難,我們感激他們為我們所做的一切,願祢祝福他們和他們的家人。

奉主耶穌的聖名祈求。阿們。